在纪实与娱乐之间,腾讯视频做《耳边疯》的野心在哪?

国际新闻新闻 / 来源:广电独家 发布日期:2020-09-21 热度:11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在纪实与娱乐之间,腾讯视频做《耳边疯》的野心在哪?
本页地址:http://www.gdbbs.cc/80562-1.html
相关话题:耳边疯
#耳边疯# 在纪实与娱乐之间,腾讯视频做《耳边疯》的野心在哪?

“不停地笑”恐怕是大多数网友对《耳边疯》的第一观感。这档腾讯视频自制综艺于11月14日正式上线——被指定为受到“遥控”的明星需要戴上隐形耳机,变身听话的“木偶”,无论耳机的另一端提出多么不靠谱的指令,受到“遥控”的明星都只能言听计从。
首期节目中,第一个出场的演员王青,戴上隐形耳机来到校园健身馆,面对王祖蓝和撒贝宁下达各种离谱的指令,王青虽有万般不情愿,但只能乖乖照做。
之后轮到撒贝宁受到“遥控”时,各位煽疯团的成员们更是毫不手软——在他们的指令下,撒贝宁不得不将灯泡塞入口中被卡,做出如何都拔不出灯泡的窘萌之态;还指令撒贝宁从道具包中拿出皇后娘娘御用的金指甲将其全部戴在手指上。如此画风,让录制地首都师范大学的学生们爆笑连连。



“我们将《耳边疯》定义为一档喜剧节目”,制片人王云鹏毫不避讳地指出节目的娱乐特质。然而,节目第一期却呈现出某种更为高级的玩法:喜剧只是操作方法,真人秀才是本质。
制片人王云鹏同时是腾讯视频纪实真人秀《我们15个》的制片人。自2010年加入腾讯,她历任《品蔚英伦》《杯中话风云》《夜夜谈》《某某某》等节目的制片人,而所有节目可以被严谨地分为两类:新闻脱口秀与社会纪实。在真与秀之间,她擅长的显然是前者。
用强纪实打通一档娱乐节目的任督二脉,是《耳边疯》隐藏的野心。
 
对意外的期待感
“这既然是一个非舞台的喜剧,就允许有很多即兴发挥和不可控性,这是真人秀最有魅力的地方。”
王云鹏告诉记者:“而且会发现很多现场才能发挥出来的点,也比给定的台本里要好。”演员王青被指令“抱住健身教练的大腿”,教练却以滑稽的步伐闪开,“这完全属于意外惊喜”
录制两期之后,台本的设计也留出了更多即兴发挥的余地。据王云鹏团队研究,一个30分钟长度的片段,笑点数量在25个左右就能达到非常好的效果。“但现在打算把笑料再减少一点,减到15-20个,给艺人即兴发挥留有更大的空间。”
某种程度上,《耳边疯》有即兴喜剧的影子。然而,将即兴喜剧的发生置于完全真实的场景,《耳边疯》的难度显然更高。

节目第一场录制地选择了首都师范大学科德学院,王云鹏告诉“广电独家”记者,要选择学校中的真实场景,同时又不能打扰正常的教学秩序,也要顾及艺人的安保。
于是,在录制当天,节目组安排了便衣保安在附近巡逻,都是为了隐蔽录制。“这种方式操作困难,但是好玩。”
 “摄像机就是Flies on the wall(墙上的苍蝇),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逐渐忘记这个‘苍蝇’的存在。现场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此时他们就会做自己,而这正是此类节目的特点和卖点。”
对于固定摄像机真人秀,王云鹏曾在《我们15个》中如此形容。为了捕捉素人的真实反应,《耳边疯》的每个场景也都预置了隐蔽的固定摄像头装置,“一般来说是提前一天布置、测试。”

更重要的是对非虚构手法的坚持。正因舞台空间是纯虚构场景,观众的代入感和期待感都会减弱。而在虚构的环境下,无论演员有怎样夸张、意外的表演,观众都觉得合情合理。
换言之,虚构舞台上的设计感永远大于真实感。但在真实场景下,“永远都会有意外的出现”。王云鹏告诉记者,她和她的团队曾在这一点上“纠结非常多
她们曾考虑是否要搭建诸如超市、房子等等的虚拟场景,虽然很容易实现,但“这种假的场景出不来那种对意外的期待感”
 
游戏中被打消的明星光环
在11月4日的“不负好时光 2017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上,腾讯视频综艺业务部总经理兼企鹅影视副总裁马延琨指出,2017年腾讯视频将在系列王牌节目、开创性节目、受众定向节目、黄金版权节目四大领域全面发力。
作为“开创性节目”之一,《耳边疯》除了打造“整蛊明星”的概念外,还加入了时下最流行的直播形式,通过主持人的直播台,粉丝可以通过留言和点赞决定谁是受到“遥控”的人员、“遥控”地点在哪,以及哪支队伍最终优胜。在两队分别派代表接受整蛊完毕后,输的一队必须选人进行第三轮整蛊。

这档“让明星听话”的节目在整蛊艺人方面可谓毫不留情。据介绍,艺人嘉宾到达节目录制现场时,只知道录制地点和将要面对的人,对于任务的具体任务毫不知情。“所以你们可以看见他们在现场被整蛊后非常应激的反应。”
最好的模式,往往有着最简单的游戏规则。被整蛊的明星必须按照另一方的指令说话或做事,酷似“真心话大冒险”中的大冒险——只不过是远程操控、即时反馈版的。并且,只有处在游戏中,人才能毫无顾忌地展示自我,包括明星。
从另一方面,明星对自己的光环感也在逐渐打消。《耳边疯》从去年底就进入策划阶段,“在内部讨论的时候确实有这种担心,觉得国内的明星不像欧美的放得开,可能会很抵触”。
王云鹏对记者说:“但现实是,越来越多的艺人不管是在小咖秀、自己的微博,还是综艺节目里,都越来越愿意用这种方式来玩儿,他们觉得这是他们圈新粉的方式。”

在她看来,这也是这一年综艺市场飞速发展的结果。2015年,全国只有不超过10档纯网综艺节目。到2016年,自制网综数量已近百档,据某行业媒体报道,全网排名前二十的网综播放量已累计达到73.49亿,自制综艺俨然成为视频网站平台战略的最好佐证。
正因此,作为腾讯视频重点推出的年度自制综艺,《耳边疯》将作何表现,值得拭目以待。
“广电独家”是广电业界第一订阅号,“影视独家”深度透视影视产业规律,由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新版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可直接订阅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