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化氢_刘夙的科技世界

国际新闻新闻 / 来源:刘夙的科技世界 发布日期:2020-09-16 热度:15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磷化氢_刘夙的科技世界
本页地址:http://www.gdbbs.cc/79685-1.html
相关话题:磷化氢
#磷化氢# 金星发现磷化氢意味着什么

  最近几天,地球在太阳系中的近邻——金星——突然成了科学媒体的热门话题,因为一篇在《自然?天文》(Nature Astronomy)上发表的论文公布了一个重大发现:在金星云层中检测出了显著的磷化氢光谱信号。



水手10号探测器在1974年拍摄的金星照片(经过后期处理)(NASA图片)
  磷化氢(PH3)是一种剧毒气体,少量就可以致人死地。它在历史上曾用作化学毒气,今天则常用作农业上消毒用的熏蒸剂。然而,磷化氢又是一些厌氧微生物的新陈代谢产物,这些微生物可以把有机磷化合物(其中磷为 5价)还原成磷化氢(其中磷为-3价)。
  因为这些厌氧微生物的活动,地球大气中会含有微量的磷化氢。比如生物的遗体在腐烂时,其中的厌氧微生物就会分解DNA之类含磷有机物,放出磷化氢。由于其中常常混有少量的另一种还原产物——联膦(P2H4),而联膦在空气中可自燃,并引燃磷化氢和甲烷(也是厌氧微生物降解有机物的产物之一),于是在晚上便有可能看到它们燃烧的火光。科学界相信,世界各地民间传说的鬼火现象,有很多就是这样形成的。它们常常见于沼泽或墓地,也是因为这些地方在地下都有正在腐烂的有机质。事实上,这个元素名称用字,就来自鬼火的古称,再加上表示单质为固态的非金属的字旁。
  在太阳系中其他的天体上也有磷化氢,比如木星大气中就有磷化氢,是高温高压下发生的无机反应的产物。然而在地球之类石质行星上,像木星之类巨行星上的这种磷化氢产生机制并不存在,因此在这些类地行星上,磷化氢可以作为指示生命存在的信号之一。
  特别是对金星来说,它的大气和地球一样,是高度氧化性的,富含二氧化碳等成分。在这种大气中,还原性的磷化氢很容易与这些氧化性的气体反应而耗竭。因此,在金星大气中检出一定的磷化氢浓度(十亿分之20,虽然这个数值非常小,但远高于地球大气中磷化氢的含量),表明一定有某种机制在源源不断地生成磷化氢。如果最终证明这种机制真的是生物性的,那这毫无疑问是科学上极具震撼力的划时代发现。
  当然,目前就断言金星上的磷化氢是生物成因,还为时太早。有人质疑这个研究中的磷化氢信号并不十分可靠,比如不排除是数据处理产生的假阳性结果。就算经过更严格的检验表明信号属实,也不排除金星上还有某种未知的行星化学反应或光化学反应会产生磷化氢,毕竟我们对于地外天体上的化学过程还不完全了解。




  不过,就算我们真的在金星上发现了能制造磷化氢的生命,也绝不意味着宇宙中到处都是外星人。这里的关键,在于分清楚微生物生命(所谓低等生命)和复杂生命(所谓高等生命)是不同的两类生命。今年我翻译了一本书叫《稀有地球:为什么复杂生命在宇宙中如此罕见》Rare Earth: Why Complex Life is Uncommon in the Universe),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两位作者彼得?D. 沃德(Peter D. Ward)和唐纳德?布朗利(Donald Brownlee)在书中提出了稀有地球假说Rare Earth hypothesis):第一,微生物或类似的生命在宇宙中很可能普遍存在;第二,复杂生命(特别是人类这样的智慧生命)在宇宙中很可能极为稀有。这本书就是他们对这一假说的论证。
  《稀有地球》的英文原版出版于2000年。20年过去,在所谓天文生物学这个领域出现了很多新的研究成果,但仍然不足以解决稀有地球假说在多大程度上合理的问题。因此,尽管这本书的个别章节有所过时,但书中的思想在今天仍然很有启发性。这本书是我主动推荐给商务印书馆引进的,就是因为我和两位作者一样,对于流行文化和天文学界部分学者相信外星智慧生命在宇宙中普遍存在的那种乐观态度不以为然;我认为应该把与此不同的另一种声音介绍给公众,促进舆论在这个话题上的多样性。很显然,如果地球在宇宙中真的是个极为罕见的场所,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对星际移民抱有太多幻想,而应该更好地保护好我们这个难得的家园。
 


 
  既然提到了《稀有地球》,那我就顺便说说我与商务印书馆的合作。
  我从2010年出版第一本书开始,到今年已有十年,共出版著作(含独著、合著、参著和翻译)23种。虽然到目前为止我只有1本书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但是商务印书馆却是与我合作最多、我比较信任的出版社之一。包括《稀有地球》在内,目前我有4本书(均为译作)已经与商务印书馆签定了合同,有待出版。
  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图书出版业的衰退已是明显的事实。在这种局面下,出版社、编辑、作者(译者)、严肃书评人和部分热心读者不得不构成利益共同体,一起维持这个产业的健康发展。我以前不太习惯给自己的书做太多宣传,总觉得这主要应该是出版社发行营销部门的工作,我在幕后当一个默默的作者和译者就好了。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也不得不频频为自己的书做直播带货,虽然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但知道这是今后的大趋势,我是迟早要完全转型为自产自卖的综合型作者的。
  下面我就介绍一下我在商务印书馆已出或待出的另外4本书,供大家参考。




[]艾米?斯图尔特著,刘夙译《醉酒的植物学家:创造了名酒的植物》,2017年出版
  这是一本介绍制作鸡尾酒的植物的书,通过鸡尾酒主要以植物为原料制作这个独特的原创思路,从植物的角度介绍了世界鸡尾酒文化和与之相关的其他许多文化知识,是“轻阅读”的范例之作。
  所谓“轻阅读”,就是以满足好奇心和其他趣味为主、不需要多思考的阅读。轻阅读作品提供的大都是碎片化的知识,本身内容往往也是由短小精悍、可以独立成篇的短文组成。它们是目前图书市场上较受欢迎的类型,虽然有不够深入之嫌,但能以充满趣味的图文和渊博的视角调动起读者的兴趣,甚至成为读者愿意深入了解相关领域的入门书。
  在我的翻译作品中,这本算是比较畅销的,前不久又出了一个硬皮精装版。不过,如果早知道有出新版的机会,我可能会把译文再审一遍。毕竟是5年前的译稿,在5年之后再来看,肯定能挑出一些问题。我还记得这本书有一次重印时,就改了一个酒名Johnnie Walker的译法。我一开始译的是约翰走路,是这个品牌在台湾的叫法。虽然Walker实际上是品牌创始人的姓氏,但它正好也是走路者的意思,所以其商标图案是个正在走路的人,就是利用了这个词的双关义。我并非不知道它还有另一个港式译名尊尼获加,但相比之下,约翰走路更生动,这也是我一开始选了这个台湾译法的原因。不过,国外品牌的翻译确实不是件随心所欲的事,还是要看它在大陆有没有正式译法。尊尼获加正是这个国外品牌在大陆的正式名称,那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能把这个翻译改过来。
 


[]杰克?古迪著,刘夙译《花文化》,待出
  已故的杰克?古迪(Jack Goody)是英国著名人类学家,他有好几本书的中译本是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的。我原以为《花文化》(The Culture of Flowers)可能也被浙江大学出版社签走了,但经过商务印书馆编辑查询,居然并非如此。最后编辑费了好大功夫终于获得了授权,这个过程颇为曲折,我一定会在译者前言中详细介绍的。
  这本书的题目很朴实,就是概述全世界的花卉文化。我从去年起,已经基本确定植物文化相关的著译和研究会是我接下来重点要做的工作之一,这本书的翻译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马修?戴维?罗思著,刘夙译《魔豆:美国大豆的兴起》,待出
  原书名为Magic Bean: The Rise of Soy in America。与《花文化》一样,这本书也是我主动推荐给商务印书馆的。我从2014年开始,断断续续一直在写有关作物起源的文章,在准备与大豆相关的资料时,查到了这本书,觉得非常适合引进。
  大豆虽然起源于中国,但在国外得到了更好的开发利用,可以说是这类农作物中的典型。让大豆如此脱胎换骨的国家,恰恰是今天与中国关系越来越恶化的美国,更是加深了大豆身上的那种隐喻色彩。此外,大豆还深深卷入了转基因争议漩涡之中。历史和现实造就的这一切张力,都让我们读起这本有关大豆的书来,不免会觉得五味杂陈。
  与《花文化》一样,这本书按计划应该在2021年出版。不过,人到中年,各种意料到或意料不到的压力纷纷袭来,使这两本书的翻译进度都大为拖延。我只能说,我会在保证自己没有崩溃的前提下,尽快把它们译完。
 


[]尤利乌斯??萨克斯著,刘夙译《植物学史:1530–1860》,待出
  虽然这本书肯定会是这几本书中最后出版的一本,但它却是我最早与商务印书馆签定合同的一本,为此我要感谢北大的刘华杰老师,是他向商务印书馆介绍了这本书,并极力推荐由我来翻译。不过,虽然几年前我就已经根据原书的英译文译完了前三分之一,但之后这个工作就一直搁置至今。这有部分原因是我在翻译过程中觉得自己对背景知识(比如亚里士多德哲学)了解不深,怀疑有误译;此外我还希望能够学好德语,能用原版与译文对一遍。当然,这个工作不会一直拖下去,三年之内,这本书应该会译完出版的。

推荐文章:

校园论坛网 http://www.xnbbs.net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