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小姐_糙哥

房产新闻新闻 / 来源:糙哥 发布日期:2020-08-14 热度:19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天上人间小姐_糙哥
本页地址:http://www.gdbbs.cc/75066-1.html
相关话题:天上人间小姐
#天上人间小姐#天上人间小姐自述5 【糙哥开号说明】

文章来源:糙哥
原标题:天上人间小姐自述5 【糙哥开号说明】


点击上方 “糙哥” 可以订阅哦!
糙哥开号说明
忘了说几句。这篇《天》是糙哥以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但不是我开这个公众号的目的。糙哥毕业于外地一所艺术院校,学的是表演,2年前来到北京,混影视圈,现在与人合租房子,收入不稳定。你可以叫我屌丝,但我的理想是影帝。糙哥不发真人照片,那是因为糙哥颜值太高,怕拉仇恨。
这篇《天》大概分七八次连载完毕。想看污的人,你们不要抱太大幻想。糙哥发它们是为了暖场,糙哥以后的文章三观很正、绝对“玉洁冰清”。糙哥的理想虽然是影帝,但现在经常碰壁,现在只演过一部电视剧,去横店拍的抗日神剧,糙哥演鬼子,没词,被人给撕了。现在周围的人都在做公众号,万一哪天这号火了,糙哥就不当影帝去当作家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但糙哥只是想把这些年的见闻和经历写下来。糙哥虽然没有进入核心影视圈,但看到、听到的圈内事太精彩了。另外,糙哥也有很多吐槽,可能对股市、楼市和明星都有辣评,观点特别犀利,句句见血,怕的人以后看文时可以戴墨镜。还有,最近与糙哥合租房子的有个妹子,特别奇葩。这妹子姓赵,是朋友介绍过来跟我合租的。这妹子是个拜金女,身材还行、长得不错,胆子也不小,否则她也不会单独与男人合租房。有时间糙哥也跟大家聊聊她。所以,这个号就当是糙哥的日记和杂感吧。


但是,以后要写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亲身经历或者正在经历的,所以我本人不好意思转发朋友圈什么的,现在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这个号,以后也不会去主动推给朋友或者亲戚,但没有读者也没有劲,所以先发这几篇文章暖暖场。糙哥注意到了,X强、X山、Selixxx,你们是好同志,今天又多了一个X寒,你们已经关注这个号了,你们要多转发,多往你微群里转发,并多号召朋友鼓励糙哥。“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哪怕是在网上!这是一种缘分。糙哥会努力,你们也要多为我鼓劲。身位屌丝,糙哥也不容易。糙哥现在决定,关注这个号的前10个人,你们会有这样大福利:在不久的将来,万一糙哥得了影帝,糙哥请你们撸串喝扎啤!现在记录一下前10个关注本号的好基友,以此为证:(1)X强。(2)X山。(3)Selixxx。(4)X寒。……持续更新到10个。


另,这篇转载的文章快要连载完了,连载结束以后,糙哥会解密为什么选择转载连载这一篇文章,还有为什么配维密天使的封面。如果你们有兴趣,不妨先猜猜。


因为查不到这个文章的作者,所以这几篇暖场文章只能为佚名。连载完毕以后作者就是糙哥自己了。真希望暖场文章快点连载完毕,因为糙哥的经历比这牛多了。同租房的拜金女也太奇葩了。……好了,暖场连载的文章继续。





天上人间小姐自述(5)

祖宗那天挺奇怪,他没有直接进浴室,而是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特深沉地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估计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了,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坐起来了。他夹着烟斜眼看我:“你干什么?”
“回家……”
“你他妈总是急什么?!”他吼着就把巴掌亮了起来。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如果一个耳光能让我现在离开这儿,那我认了。如果让他打我一顿,就能结束这些,那我愿意挨。我只想走,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弄干净自己,给自己舔舔伤。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从来就没期待能得到他这种男人的珍惜,可我不能让他玩了我的身体,再玩我的感情,那就太贱了。
可是祖宗的巴掌没有落下来,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我,接着就捏息了香烟,啪的一声关上了壁灯。“MD!睡觉!”他拉上被子就躺下了,剩了我一个傻了吧唧地还在黑暗中坐着。我懵了,不敢再招他了,他不按牌理出牌,他太TM吓人了。
他那天晚上不让我回家,也没再碰我,连澡都没洗,翻身就睡了,占了大半个床,留给我一后背。我在他的床上,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下边又滑又凉,我想去洗个澡,又怕吵醒了他,只能拿床头的纸巾胡乱擦了擦自己。擦的时候还想着,回家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吃事后用的避孕药,好在72小时之内都有效。
他的床很软,可是那天晚上我睡得很不踏实,一会儿是祖宗的脸,一会儿是西子的脸,一会儿又变成南的脸。那段时间发生的事乱七八糟都掺和在一起,让我特别害怕。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要发生什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祖宗扔给我一张银行卡。我当时楞了,出来玩的男人都知道,我们的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律现金交易,可没见过刷卡消费的。“一次次给你现金太麻烦,以后钱就按这个数每月打到这张卡上。多了不用你,少了按次数补给你。手机记着24小时开机,我随时会打给你。”
我这下明白了,原来这是张包月卡,他是想让我由零售改批发。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钱,估计不会少,因为祖宗的脸上是一副牛B到了极点的表情。我到今天都记得他那时的脸,一种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冷漠和高傲,跟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满不在乎,高高在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或许令你们失望了。
我没有学电影里那些很有个性的妓女,将那张卡甩在他脸上。也没有像江湖传闻里那些清高的妓女,淡然一笑,留给男人一个华丽的背影。我很恶俗的拿着我的包月卡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声谢谢。因为我知道,留下这张卡我就可以早点离开这儿,就离我的目标更近了一步。说到底,我是个现实主义者,我知道如何做对自己最有利。我不会矫情地告诉你们,我是屈从于他的权势,因为我知道,那绝对不是全部。我需要钱,面对着一个如此慷慨的金主,我没法不心动。一个男人拿钱砸你,你会很疼,很没有尊严,但是真的,在我们的圈子里有些小姐想被人砸,还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这就是我们的真实,坐台女的真实,生活的真实。或许不是全部,却是我每天看到的,并且亲身经历的。有人觉得这个世界笑贫不笑娼,可我觉得不是。
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在心里瞧不起我,祖宗也在心里瞧不起我,我都瞧不起我自己。回到家之后,我吃过了药就给西子打电话,电话很快通了。西子接的,告诉我她挺好,可我不知道,她这个挺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说我想见见她,西子说:“小如姐,那就来我家吧,我在家里等你。”她的家?她有家了?她跟南的家?西子说了个地址,我按着地址找到那个地方。没错,就是后来她留给我的这栋小别墅,具体如何我就不说了,你们懂的。
我到了地方,按了门铃之后,是小保姆给我开的门。我见到西子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居家服,长直发烫成了大波浪,有点妩媚,有点成熟,有点……不适合她。好在精神还不错,起码我当时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她见到我挺高兴,一直拉着我的手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我没有实话实说,也不敢实话实说,“哈,我还能怎么样啊,还是那样混着呗。”我随便哈哈了两句,就把话题转到她身上,“我说,你这别墅够漂亮的啊,你们小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吧?”其实我当时心里挺矛盾的,我希望她很三八很显摆的告诉我,她现在有多幸福。可我知道,如果那样我一定会失落,我还会嫉妒。


可我又不希望她过得不好,因为她要是过得不好,我一定会难过,会感到悲哀,会联想到自己,联想到自己我就更悲哀。西子当时脸上是一种我说不出来的表情,有点疲惫,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好像还有点凄凉,可为什么是凄凉?我弄不懂了。“他对我挺好,家里雇了保姆,吃穿照顾的都挺到位,这栋别墅也是写的我的名儿。”
听她这么说,我当时真挺惊讶,我四下看了看,傻了吧唧的说:“这房子,这地点,少说得几百万吧,行啊,他够大方的。”西子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当时觉得特尴尬,特不待见自己,怎么就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似的,丢死人了。
我清了清嗓子,给自己找台阶下,说:“你快毕业了吧,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结婚吗?”西子垂着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他有未婚妻,已经订婚好几年了,不会跟我结婚。我已经休学了,念不下去了,现在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我懒得再想了……”
我张口结舌的看着她,我很惊讶,我TM惊讶极了。我惊讶不是因为南不能跟西子结婚,不是因为她休学了,我惊讶是因为西子说话时候那种破罐破摔的语气和姿态。这就是那个抱着我说,她想靠自己活出个人样儿来的西子?这就是那个,宁肯被人扇耳光,也不愿意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西子?
这才几个月啊,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忽然发现事态似乎要向着一个很烂很俗套的方向发展,我总以为西子会跟别人不一样,起码应该跟我不一样。我们到底谁错了?
我那天走得很快,我觉得自己憋得慌,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我喘不过起来。我临走的时候,还是把祖宗的话转告给她,我怕她吃亏,可我又想不到,她到底还能在那个男人身上吃什么亏。表面上她现在过得很好,挺多女人都向往这种生活,波斯猫一样,锦衣玉食,浑浑噩噩,但是我知道,南已经把她毁了。我说:“西子,我听人说,南这个人在圈子的传闻不太好,你自己小心点。多留个心眼,也别太相信他。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你自己保重,有急事就给我打电话。”
那天我说完就走了,在那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过她,她也没有找过我。我偶尔打电话给她,她也只是简单问问我的近况,她自己的情况基本不提,就算提了也不过是敷衍几句,说她挺好。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费劲巴拉的从场子里一些圈里的高人嘴里知道她的消息,但是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
有人说,南给一小情儿买了个画室。
有人说,南要送一小情儿出国留学。
有人说,南为了这个小情儿跟未婚妻闹掰了。(这个有点扯)
有人说,南的小情儿得了抑郁症。
还有人说,她自杀了……
南的这个小情儿成了场子里一段传奇,但是大家都没当回事,因为每年这样的传奇太多了,但大多不外宣,所以坊间不知道,只有圈儿的人知道。我不知道,这些传闻到底那些是真,那些是假。我也不知道,究竟这个情儿,是西子,还是南的其他情妇。但我知道,西子活着没人来告诉我,但如果她死了,一定会有人告诉我。那会儿没人告诉我,所以她没死。
我还知道,这段传奇会跟以前在场子里出现过的那些“红粉传奇”一样,一夜之间出现,接着就消失了,就像早晨的露珠,经不起火辣辣的太阳。那段时间,我的心情一直很差,回想起来,算是走进我人生的低谷了。冬天走了,春天来了,北京的天气一天天变暖,可我的心总是空落落的。


场子里依旧是是非非,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大的一个地方,窝着那么多的女人,那就是一个活色生香的舞台。传说,有个小姐偷了客人的钱包。这个其实挺扯,我们的场子对这事管的很严,而且这里的小姐,只要你放得开,大多不缺钱,没必要那么做。然后又有人说,不是她偷得,是被人陷害的。
传说,有个姐妹回家的道上被人劫了,还被歹徒的刀子刮花了脸,据说这背后有猫腻,某某高层儿子的未婚妻的老爹才是真正幕后黑手。传说,有个姐妹赚够了,从良回老家了,开了个服装店,生意还不错。江湖传言,虚虚实实,有真有假,其实大多不靠谱。我不知道那些是真,那些是假。但我打从心里希望,最后一个传言是真的。祖宗的钱每个月按时打进那张卡里,我按时提出来,再存进自己的账户上。我承认,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钱如果没写上我自己的名字,我就担心它飞了。


起初,我以为虽然做的是批发,但应该是个比较轻松的活。他这样的人,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就算我想天天“面圣”,人家还不乐意呢。后来我才知道,我TM完全错了,他真是个会算计的祖宗,绝对不浪费自己一分钱。开始一周两次,然后是三次,接着是四次,后来只要他在京城,我就得把自己洗干净了,随时等候他的召见。
我去他那儿的频率越来越高,他的态度越来越差。以前还能跟我说句像样的话,后来去了连句好话都没有。他依然喜欢换着姿势折腾我,可是再也没亲过我,也没留我过夜。每一次被他折腾完,我都觉得他是恨不得把我从床上踹下去,让我变成一个球滚出去,立马消失在他高贵的眼睛里。所以每次跟他做完,我就想,他不该给我卡,卡上的数字太抽象了,没有实际的震撼力。他应该把一沓沓钞票,直接砸在我脸上。那才叫拿钱砸人呢,多悍气啊。
祖宗的钱每个月按时打进那张卡里,我按时提出来,再存进自己的账户上。我承认,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没有安全感,钱如果没写上我自己的名字,我就担心它飞了。起初,我以为虽然做的是批发,但应该是个比较轻松的活。他这样的人,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就算我想天天“面圣”,人家还不乐意呢。
后来我才知道,我TM完全错了,他真是个会算计的祖宗,绝对不浪费自己一分钱。开始一周两次,然后是三次,接着是四次,后来只要他在京城,我就得把自己洗干净了,随时等候他的召见。我去他那儿的频率越来越高,他的态度越来越差。以前还能跟我说句像样的话,后来去了连句好话都没有。


他再也没亲过我,也没留我过夜。每一次被他折腾完,我都觉得他是恨不得把我从床上踹下去,让我变成一个球滚出去,立马消失在他高贵的眼睛里。所以每次跟他做完,我就想,他不该给我卡,卡上的数字太抽象了,没有实际的震撼力。他应该把一沓沓钞票,直接砸在我脸上。那才叫拿钱砸人呢,多悍气啊。别看我们在床上折腾成那样,他在场子里偶尔看到我,总是前护后拥的跟我擦肩而过,昂着他高贵的头,从来不搭理我,正眼都不看一眼,好像我是路人甲。这个我完全明白,像他这样的人,要是被传出去“包娼”(当然前提是,有人敢传),那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其实在那种地方,他这样对我,我倒觉得自在,有时候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我竟然跟一个这样的人揣着一个共同的秘密,一个别人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秘密。在我那次见过西子大约两个月之后,有一天下午,南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告诉我,西子进医院了。她吃了一瓶安眠药,好在发现及时,在医院洗了胃,人没大碍了,可是精神很差。他说,他还有事要忙,问我能不能去医院看看她。我放下电话,就直奔医院。


在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惊讶于我的镇定,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感。我惊讶于我的淡漠,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竟然一点波动都没有。可是,在我见到她的那一刻,我还是崩溃了。原来之前所有的不在乎,根本就是一种伪装,暂时麻痹了我的痛觉神经,可到了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会疼,我疼得要命。西子就像变了一个人儿,脸色苍白,很憔悴很疲惫很暗淡,我几乎认不出她了。才不过半年而已,那个男人怎么就把她弄成这样了?


我想跟她说句话,可是她看到我来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当时心里很难受,难受得无法形容,我拉着她的手,坐在床边默默地掉眼泪,默默地看着她。我当时热血上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她愿意,我就接她走,不管谁拦着我,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接她走,只要她愿意跟我走。现在想想,幼稚到家了。
那个下午我一直陪着她,看着她打点滴,一句话都没说。因为我知道,西子一定希望我安静点,别可怜她现在的遭遇,别指责她不爱惜自己,她已经受够了。中间我帮她叫护士换过一次药,她的手很瘦很凉,我就用自己的手暖着她,希望这样她就会温暖点,舒服点。


我忘了那天我们这样对着多久,只记得她后来终于对我说话了,只是内容太让我伤心了,她说:“小如姐,你别再管我了,我这辈子完了,彻底完了。”我一听就哭了,哽咽着说:“西子,你不要胡思乱想。等你好了,我就带你走。我现在有点钱了,咱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她看着我,笑得特别凄凉:“小如姐,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我一直觉得我比你们都强,一直觉得我跟你们不一样。咱们刚认识的时候,我甚至 连你都瞧不起,觉得你为了那点钱,对着男人低三下四的,特别不好。但我现在明白了,你才是对我最好的人,你才是真正有资格骄傲的人。跟你比起来,我就像根 小木棍,别人一掰,我就断了。”
我握着她的手说:“傻丫头,你跟我矫情什么啊。你不是还活着呢吗?等你好了,咱们就离开那个王八蛋,重新开始,好不好?”西子摇了摇头:“太晚了,什么都晚了。我以为他是真的对我好,就算不跟我结婚,我也认了,谁让我遇上了,那就踏踏实实地过吧。可我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 那么回事。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对的,像咱们这样的人,就不能太拿自己当回事。可惜我过去不知道,我现在知道了,却什么都晚了。”
我觉得我没太理解她的意思,她说太晚了,到底哪里晚了?她可以重新开始啊,她怎么就说晚了呢?我想再跟她说点什么,可是西子却闭上了眼睛,“小如姐,你走吧,我走不了,我离不开他,没法离开他,我就这样了……”说完就不再搭理我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西子,当时她很绝望,一种从骨子里发出来的绝望。我知道她是个坚强的女孩,我以为她绝望过后,怎么也能把日子过下去,不至于非得一条道走到黑。可直到她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傻B。
从医院回来之后,我心情超级低落,结果晚上上班的时候,就出事了。那天晚上,我跟场子里一个挺红的头牌在一个包厢里坐台,就是那号称什么“XX女王”的。那事儿也怪我,当时心不在焉的,结果给客人倒酒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酒洒到她裙子上了。这头牌也阴,我猜她以为我是故意的,当时什么都没说,还笑咪咪的说,没事,让我陪她到洗手间擦擦就成。我就陪她出去了,结果刚一出门,她就指着我的鼻子骂。“敢往我身上洒酒,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我心里的火腾地就上来了,平时都不惹事,那天也不知道犯什么邪火,回骂她:“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你明星啊?还不是一只张开大腿等着拿钱的鸡?”我这话说的够损的,不是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吗?所以这头牌气疯了,啪的一声就给了我一巴掌。
MD!扇耳光谁怕谁啊!我刚想还手,忽然看到祖宗手里拿着电话,从一个包厢出来,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但是看到他的那一刻,我还是愣了一下。在他面前跟一个泼妇扇耳光,扯头发,是不是太难看了?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祖宗已经像往常一样,昂着他高贵的头从我身边走过,依旧牛B的跟皇帝似的,一个正眼都没瞧我。


我不惊讶,我真的一点都惊讶。可是,我难受。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会儿,我竟然会那么难受。我知道他看见了,我也知道他不会管我,可我还是难受。我们那头牌像个妖精似的叉着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少教育的贱货,就他妈欠教训。”说完就扭着屁股进包厢了。她进去了之后,我才想起来,我那巴掌白挨了。我在门口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推开门,笑着走进去。那天晚上我关了手机,下班之后也没打开。走出场子,我听到汽车喇叭的声音,扭头一看,祖宗在慢慢下降的车窗后面看着我。我走过去,司机替我打开车门,我在黑暗中一猫腰坐了进去。


祖宗问:“你怎么没开电话?”我只有装傻:“啊?电话没开吗?我不知道啊,可能是没电了吧。”祖宗冷笑一声, “小如,有时候我特想抽你。”有些朋友很好奇我的学历问题,其实这件事,祖宗也问过我,就在我被人打的那天晚上。


也正是在那天晚上,我跟祖宗的关系,发生了一些比较微妙的变化。但是,如果大家期待我们会朝着一个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发展。那么我只能告诉你们,抱歉,你们都错了。就像我之前说的,这从头到尾都不是什么爱情故事。
它的开始或许有点与众不同,但是以后发生的一切都很场子里经常出现的那些没什么区别。
那天晚上在床上,祖宗跟我做那事之前,看着我还有点肿的脸就问我:“要我替你报仇吗?”我摇摇头说,“不需要。”“为什么?”“我没必要为了一个耳光把自己卖了,再说,一巴掌而已,我都忘了。”我说的是心里话,要是为了这点小事都记仇,我TM早就气死了。我们这些小姐,每天被男人欺负就够了,自己要是再互相欺负,那可真就没活路了。再说,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我要是开口说需要,人家反问我一句,你配吗?那我还有脸吗?
祖宗笑了,不是那种冷笑,狞笑,嘲笑,而是真的在笑。我当时有点惊讶,我没想到祖宗笑起来是这么好看,他的牙齿很白,眼睛很亮,笑得来很帅很漂亮。当然,跟明星没法比。祖宗那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竟然跟我一边办事,一边聊起天来。(这一点大家就不要怀疑了,有过性检验的人都知道,男人一边办事一边说话,这很正常。)
他问:“高中念完了吗?”
我说:“大学没念完。”
祖宗有点惊讶,“怎么没听你们那儿的人说过?”
“念了半年,就休学了。当时觉得一个大学生去坐台很丢人,就没跟人提过。”
“怎么没念下去?”
“没钱,撑了半年,撑不住了。后来我有个同学,实际上是个校妓,就在网上介绍了个人给我,一次五千,为了那五千块钱我把自己买了。结果书没念成,人却陷进去了。”
我用腿夹了夹祖宗的腰,我希望他快点完事。我不想再说了,我觉得我的心很疼,就像被人踩烂了一样疼。那一直是我心里的一道坎,一道我怎么迈都迈不过去的坎,每次一想起来我都心疼的跟要死了一样。每次想到这件事都觉得特别后悔,我怨恨自己年轻不懂事,怨恨自己被大都市的繁华迷瞎了眼睛,然后无数次幻想,如果当初肯多吃点苦,那今天我该是什么样?
有时候也想,如果我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我还会不会走上这条路?可我没得怨,只能怨我自己,也的确怨我自己。刚离开学校的那段时间,我把所有的书都扔了,不敢看,不能看,一看就心疼。每次路过书店的时候,都要低头快点走。其实回想一下,当初为什么那么帮西子,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希望她跟我一样。说这句话大家可能觉得矫情,可是那是真的。我上学的时候,心气也特别高,可是进了场子之后,就是个刺猬都被人拔光了。
那些事我很少跟人说,可我不知道那天为什么要跟他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前一秒听完,后一秒就嘲笑我,说我骗人,说我扯淡,说我们坐台小姐就没一个是真的。笑就笑吧,他不相信更好,因为我说完就后悔了,我觉得丢人,觉得无地自容。有时候我真的很不理解,那些冠着大学生的名号出来坐台的小姐。大学生坐台?很风光?很骄傲?很值得显摆?不觉得丢人?
可祖宗什么都没说没问,也没按我希望的那样快点完事,然后让我滚蛋回家。
接下来,他很温柔,真的很温柔,温柔的吻我,温柔的抚摸我的身子。这样的温柔却震碎了我,让我彻底崩溃了。我听到有什么东西碎了,是我一直以来巩固的心防,就这样被他击碎了。我哭了,在他怀里哭了。温柔是刀,它一片一片剥开了我的外壳,裸露了我柔弱的内脏,这是我不敢给人看的,被人看到我就活不了了。
祖宗看到我哭了,他将我抱起来,我们面对面拥抱着。我以前就不喜欢这样的姿势,进得太深了。可那天我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我的心很疼,很疼很疼,疼得喘不过气来了。其他所有的疼痛都不足以跟它抗衡了,所以我不在乎了。
祖宗一下一下,很疯狂很用力,仿佛要在我身体里注入一股力量,让那股力量生生贯穿了我。
我搂着他的脖子,紧紧搂着,就像我一直紧抓的生命一样。我感到自己要飞起来, 可是他不让我飞,拖着我的翅膀将我拉下来,只让我在他怀里疼痛而快乐地扭曲着,辗转着。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迷乱地说:“小如,叫吧,叫给我听。我喜欢听你叫,我喜欢……”那天完事后,他没让我回家,事实上我也累的动不了。我趴在床上,激情过后是什么?是空虚,无助的空虚。身子是空的,脑袋是空的,心也是空的。祖宗靠在床头,点了一根香烟,自己吸了一口,就放在我唇边。我接过他的烟,其实我不会抽烟,很多人都以为坐台小姐抽烟喝酒熬夜,无所不能。其实不是这样,有的小姐为了保护皮肤,其实是不抽烟的,不过酒就免不了了。


我不会抽烟,是因为我一直就没学会,每次都被呛住。所以那次也是一样,刚吸了一口就被呛得直咳嗽。他把烟接过去,笑我说:“竟然不会抽烟。”然后他自己吸了一口,扳过我的脸渡到我嘴里,我的整个口腔就都是香烟和他的味道。他咬我的耳垂,手绕到我胸前揉我的乳房,我怕他又硬起来,赶紧按住他的手说:“我不行了……”他打开床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乳白色半透明的药盒,我看到药盒上没有说明,里面装着白色的药片。“这是什么?”我心里敲起警钟,有点警惕地看着那个药盒。他在我头顶笑了一声,“别怕,一两次不会上瘾,不过刚开始你可能不习惯。”他把白色的药片喂到我嘴边,就像递那根香烟一样。如果我当时有时间思考30秒,我想我会拒绝,可我当时只想了三秒,就张开嘴含住了。


他非常满意,拿起桌子上的水杯,自己含了一个药片,喝了一口水,然后吻住我。水和药片一起滑进我的肚子里,没喝掉的水顺着我们嘴角流出来,一直淌到我的胸口上。不一会药效就上来了,可我没有感到兴奋,也没觉得H,我浑身冒汗,心跳的很快,就像要跳出来一样,还有些恶心,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头顶上转,天旋地转。我害怕了,当时害怕极了,我哭哭啼啼地问他:“你给我吃了什么?我难受死了。”祖宗也喘得很厉害,喷在我脸上的呼吸又热又烫,语无伦次地说:“别怕,一会儿就好了。小如,我要你陪着我,你必须得陪着我……”说真的,现在回想起来,感觉真的很后怕。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像祖宗这样的人还会有嗑药的习惯。


我是一个自我保护意识挺强的人,这些东西我从来不沾。可是当时脑子就糊涂了,反反复复就一句话。他要我陪着他……他要我陪着他。我听到那句话,忽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我怕他,而是他在我最伤心的时候,给了我一点安慰。他让我陪着他,那我就陪着他吧。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那么简单,现在想想,那会儿轻易就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可真是傻B到家了。我先是难受了一会,但是时间不长,慢慢的,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飞起来了,真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关心了,就像坐在云端一样,眼前就是一片片五颜六色的彩霞。


祖宗紧紧的搂着我,我们好像骑在一匹疯跑的马上,整个世界都疯了,都不正常了。我们没有节制的疯狂做爱。我不知道究竟是药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后来几乎他一进来我就有感觉了。那天晚上我们无数次高潮,好像把这一辈子要做的都做完了,我们一起胡言乱语,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丢人,不觉得受了侮辱。第二天我们两个都没起来,乱七八糟的躺在床上,一直睡到下午。我睡醒的时候,看到祖宗的手压在我的脖子上,我的腿横在他肚子上。我看到祖宗的肩膀上有一个鲜红的牙印,咬得深极了,有几个齿印还血淋淋的。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我咬的。我拍着脑袋想,当时我用指甲挠他的背,他嫌疼,不让我挠他,还用力弄我,我就狠狠咬了他一口。都TM疯了!


祖宗醒了,按住我的手,趴在我身上含住我的乳头,含含糊糊地说:“我喜欢你的胸,又圆又翘,真漂亮。”我们没再做爱,他的钟点工来收拾屋子。他接了个电话,说晚上有饭局,不过可以先送我回家。我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人家客气一下而已,我还能当真吗?我在浴室里弄干净自己,穿好衣服就走了,回到我自己的家里,找出避孕药。当时就琢磨着,以后还是换成事前的吧,老是吃这种对身体不好。我吃了药就倒在床上睡了,一天多都没吃东西,可我一点都不饿,当时只想睡觉。
我必须要承认,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对我影响很大。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是我们也是人,不是机器,我没法在经历了那样的夜晚之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那一夜过后,祖宗一直没找过我,后来我才知道,他去外地了。当然不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没那个闲心,我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我给西子打电话,是南接的,告诉我他跟西子在外地旅游呢,还说西子最近状态挺不错的,已经不再胡思乱想了,让我别惦记。他们都走了,都过得不错,就留下我一个人,我忽然感到孤独。
京城春天的沙尘暴特别严重,漫天的风沙强暴了整个城市,天总是灰蒙蒙的。那段时间,我照常吃饭,照常上班,我一点一点整理自己的情绪。我每天睡醒的时候,对着镜子上妆的时候,我都要告诉自己,你要安分,要知足。不要去奢求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能贪得无厌,不能什么都想要。你要记住,他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天亮了,就散了,没有人会认真。我每天把这些话在心里重复几遍,就感觉自己似乎平静了不少。


可我梦里还是会梦到他,梦到他吻我,梦到他跟我说话,梦到自己跟他做爱,梦到他对我说:“小如,我……”每次我都会从梦中惊醒,醒了就看到屋子是空的,枕头是湿的。我从床上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在自己的眼中看到了曾经在西子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凄凉。当时我不懂,可我现在懂了。
现在想想,我从来没问过西子,她爱没爱过南,直到她死的那天,我都没问过,不过,那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到了五月份的时候,场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个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被勒令停业了,时间为六个月。据说是某高层新官上任,于是一连端了京城四家顶级夜场,算是杀鸡儆猴吧。


我们当时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来查的时候,我们都不慌。因为我们都知道,他们根本查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抓不到现形。说句不好听的,真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干嘛去了?现在跑出来装什么大尾巴狼?
妈咪让我们回家呆着,说有消息就通知我们。几个姐妹计划出去旅游,就当给自己放长假了,问我去不去?我说我不去,懒得动,我就想在家呆着。她们笑我是不是在家藏了男人,所以不愿意出去。说得我心里一阵发紧,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种很茫然很委屈的感觉。现在回想一下,那段时间真是挺闲的。以前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班,随时等待祖宗的召唤,他一个电话,我就得像送快餐似的,将自己打包上门喂到他嘴边。


那时候不用上班了,祖宗不在了,我轻松了,人也开始学会空虚了。白天我一个人在西单和秀水瞎溜达,看那些年轻漂亮,兜里又没什么钱的女孩,越看越羡慕。看够城市的繁忙和人来人往,到了晚上,我就去三里屯的酒吧坐坐,找些干净点的静吧,没那么多烂七八糟东西的,挺适合那时候的我。有时候我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看着四周一对对亲密的情侣,每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特别孤单。
偶尔也有单身男士来跟我搭讪,请我喝酒,我挺高兴,这至少证明我长得还不错。但是基本上没下文,一夜情,我真的不怎么待见。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可以给我那个男人曾经给我激情和震撼。以前听一个姐妹儿说过,一个女人如果在一个男人那儿得到了高潮,她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我真不希望这句话是真的,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太恐怖了,我得用几辈子才能忘了他?
闲得没事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存折找了出来,看着上面的数字,发现他这几个月给我的钱,比我在场子里那段时间赚得还多。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困住了,好像落进了一张用金钱和欲望织成的网,它在一点点吞噬我。我感觉到了危险,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了。或许,我该拿着钱回老家了。虽然这些钱够买房子,但开店还差点。但我那时候已经顾不上钱了,只想着走。时间一晃就到了六月份,就在我为这个决定犹豫不决的时候,南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当时正在外面逛街,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我感觉天都黑了,眼前一片模糊,我在街边一间小冰点店坐下,对着手机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再说一边。”他说:“小如,西子死了,她割腕自杀了。”

不关注滴人,
糙哥得了影帝不请你吃饭饭。

推荐文章:

二手房出售 http://www.fwczcs.com/ershoufangchushou/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